<label id="cbg72"></label>
<progress id="cbg72"><big id="cbg72"><rt id="cbg72"></rt></big></progress>

<span id="cbg72"></span>
<progress id="cbg72"><big id="cbg72"></big></progress>

      1. <rp id="cbg72"></rp>
        <dd id="cbg72"><noscript id="cbg72"></noscript></dd>
      2. <tbody id="cbg72"><noscript id="cbg72"></noscript></tbody>

        <rp id="cbg72"></rp>

      3. <rp id="cbg72"></rp>
        <tbody id="cbg72"><pre id="cbg72"></pre></tbody>

        【重慶火鍋專用油批發】臥底網紅奶茶店排隊當托,套路和成本曝光!


        火鍋專用油批發:18725622144
        學習“臥底網紅奶茶店排隊當托,套路和成本曝光!”餐飲經營,讓我們的生意更簡單,同時可以了解最新重慶火鍋油批發廠家,專業從事重慶火鍋油批發和重慶火鍋紅油批發,重慶火鍋牛油批發加工定制,下面讓我們開始學習吧!

        如果有人找你兼職去當“托兒”排隊,一天可賺90元,你會去嗎?

         

        上周末,南都記者臥底調查發現,位于廣州石牌橋的三大網紅快飲店之一MOLE CHHA奶茶店涉嫌雇人排隊,營造“虛假繁榮”場面。當天,該店疑雇了90多人輪流排隊,領隊給兼職排隊人員每人發一枚骰子,作為“托”和奶茶店收銀員之間的暗號。

         

        前天,該店相關負責人在回應南都記者詢問時稱,他們的店雖然剛開,但不需要雇人排隊。不過,有餐飲業分析師告訴記者,餐飲店尤其是茶飲店雇人排隊是業內潛規則。

         

        暗訪

        當“托兒”得打卡上班

         

        7月7日晚,南都記者接到爆料,稱周末在廣州石牌橋附近需要大量排隊兼職,并有兼職群二維碼。南都記者入群后成功報名,最后群內固定有100號人,并陸續有新人進來。

         

        據群友告知,消息發出來半個小時就滿額了。從兼職招募信息上,記者看到此次兼職是排隊購物充場,需要人數是150人,工作時間是10點半到20點半,雖然一再被強調工作輕松,但工作要求卻相對較嚴苛,要求18-40歲且必須帶身份證。

         

         

        發在微信群里的工作要求

         

        上周六(8日)上午10點半前,記者按照規定來到兼職集合地點——石牌橋地鐵口。原本群主A準備招募150人,結果到10點半時到的人數不足,于是群主A臨時在微信群里喊人,最后加上臨時召集的人當天實際共招募到92個人。

         

        群主將兼職人員領到地鐵口靠馬路邊的空地排隊,并且面對面新建一個排隊工作群,要求兼職人員關注一個名為斗米工作助手的兼職公眾號,開始打卡上班,此時是11點左右。之后的兼職工資也是在這個公眾號發放。記者發現,前來應聘的大多為二十幾歲的年輕人。

         

         

        “托兒”通過一個軟件打卡上班

         

        在11點20分左右來了兩個新領隊,新領隊核對信息并收齊兼職人員身份證。對于收證件這一做法,領隊解釋稱是以證件清點人數,結算工資。而一名有經驗的同行托友則告訴記者,這是為了防止兼職半途不干了。群主A則在拍了一張兼職人員的集體大合照后離開。

         

         

        領隊收集“托兒”的身份證

         

        11點半左右,領隊將兼職人員帶到了樓巴候車廳二樓等候,并在之前群主建的排隊工作群發二維碼,讓交身份證的兼職人員加入石牌橋7月8號兼職群,接下來的相關事宜均是在新群里溝通。

         

        雇托全流程曝光

         

         

         

        暗號

        商家用骰子識別“托兒”

         

        雖然招募信息稱工作時間是10點半,但到中午12點半后才正式工作。也就是在這時,兼職人員才知道要去哪家店當托兒。當天12點半左右,領隊們將工作群里這92個人分成5組,每組15個人。領隊給兼職人員每人發了一枚骰子,作為“托”和奶茶店收銀員之間的暗號。

         

        隨后領隊將兼職人員按組安排到了當天排隊的店——MOLE CHHA奶茶店(石牌橋店),領隊在店家附近監督排隊人員并根據隊伍長度安排排隊人數。一開始兼職人員還是分組下來,然后隔15分鐘左右就下去一批人假裝顧客在奶茶店門口排隊,后來逐漸變成5組人大部分都在下面排隊,始終營造出店家生意火爆的場面。

         

         

         

        當天排隊效果還是很明顯,一整天下來,不管下多大的雨,這條隊伍都維持在50號人以上,多的時候看起來將近百人,店門口長長的“托兒隊伍”一開始讓附近車站保安很吃驚,到后來便有些不滿,因為這條隊伍的長度擋住了候車廳的門口。

         

        南都記者在排隊過程中發現,長長的隊伍也吸引路人,有人拿起手機拍下這個場景。隨后真實客人也慢慢多了起來,但還在少數。下午3點半后,有“隊友”在群里說起,“真實客戶多起來了”。領隊則在群里回應稱,別人請你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與此同時,另一個“隊友”附和稱,新店都是這樣刷起來的。

         

        到了原本規定的下班時間晚上8點半,領隊并未讓排隊的人離開,稱既然排了隊就不能一下子撤掉,不然會露餡。到了晚上9點左右,托兒隊伍才分批撤回到石牌橋候車廳二樓,領隊帶隊回到地鐵口并歸還身份證,同時兼職人員也把排隊過程中奶茶的小票交給了領隊,工資則是第二天通過上述打卡軟件發放。

         

         

         

        貓膩

        一杯奶茶只要一分錢

         

        南都記者在暗訪中發現,“托兒”們排隊點單時跟平常買奶茶一樣,只是付款時均采用手機支付。輪到記者時,在手機微信付款時,記者按照領隊規定的將骰子卡在手邊,收銀員看到骰子后,只掃取了記者手機中的1分錢。但過程中,有其他“托友”在群里反映收銀員按正常顧客收費錯掃了錢,領隊馬上安排人員退款。

         

        拿到購買票據后,按照領隊要求,“托兒”們需拿著小單在店里待5- 10分鐘左右,假裝與周圍人聊聊天或者安靜地玩會手機,然后才能離開。其間,因為很多兼職人員不按照這個要求惹怒領隊,導致他在微信群中多次強調“你們買完單了能不能在店里待個5分鐘左右再出來”。

         

         

         

        記者發現,并非每個“托兒”都能拿到茶飲,能不能真的拿到奶茶,要看收銀員給不給餐牌,若給小票的同時給餐牌,就意味著可以拿到奶茶,不給餐牌只給一張小票則沒有。

         

        南都記者在第三輪排隊時拿到了一杯飲料,與此同時,記者在現場粗略統計了一下,一般10個托左右會分得一杯。整個排隊過程中,記者排了5輪,領到了兩杯奶茶。此外,收銀員給的小票“托兒們”都要收著,兼職結束后一并交還給領隊。

         

        算賬

        商家找托成本1天上萬

         

        一天兼職下來,南都記者算了一筆賬,發現商家找托成本并不低。當天店家原本想招150人(實際招到92人),每一個托一天的工資定為90元。但店家實際支付的兼職工資比90元更高,記者調查了解到,領隊的收入是在店家支付給兼職人員工資的基礎上再拿回扣,店家有可能給每個托100元或者更多。以店家支付100元/人找托計算,當天92人,人工成本是9200元。

         

        免費送給托兒的奶茶也需要成本。在這家奶茶店,一杯奶茶的價格是從20元到29元,其中托一般都是挑23元-25元的奶茶來點單,一天下來每個人能拿到兩杯左右,加起來就差不多是200杯左右的奶茶。奶茶費用是4500- 5000元左右。此前南都記者曾粗略估算過網紅茶飲店除去房租、人工、原材料等成本一杯利潤在4.5元左右。也就是說,粗略地估計一下,奶茶店找托的成本一天預算起碼要在15000元左右。

         

        而也就在8日兼職活動結束,領隊讓當天參與排隊兼職的人且有意向繼續做的直接加入一個新群。記者發現有七十多人進入了該群。第二天這一家奶茶店則希望招到250人,成本將更高。

         

        店家否認

        人多人少跟天氣有關

         

        7月10日下午5點半左右,臨近下班高峰期,南都記者回訪MOLE CHHA摩樂石牌橋店時發現,對比上周六(7月8日)排隊長龍,店門口一個排隊的人都沒有,只有店內才有客人。附近保安告訴記者,周六門口是有人排隊,門外面一直都有六七十人左右。也就是說,周末是雇人排隊高峰期。

         

        記者通過店內招聘信息留下的聯系方式聯系上該店相關負責人,對于雇人排隊的質疑,負責招聘人員的江先生回應稱,他們的店雖然是剛開,但不需要雇人排隊,因為顧客會慢慢增多。周末是因為假日人多,昨天人少是因為天氣不好。但事實上,上周六記者臥底調查時,廣州是大雨,但前天記者去到現場時并沒有雨。

        南都查閱到的資料顯示,上述涉嫌雇人排隊的MOLE CHHA摩樂石牌橋店是其在廣州首家店,今年6月24日正式開業。

         

        業界

        雇人排隊已成茶飲店潛規則

         

        南都記者在此次臥底調查中發現,同行的很多托友都表示曾當過排隊的“托”,或者他們的親友也有做過托。

         

        南都記者暗訪中發現,領隊選托也有要求,并非人人可以去當托。哪些人比較容易當托兒?記者總結,一般雇托排隊的商家都要求兼職人員可以戴個帽子或者眼鏡,穿著盡量時尚一些。染發、穿拖鞋、年紀太小等都會被棄用。

         

        另外,在排隊中不要交頭接耳,安安靜靜地在隊伍里玩手機就好。記者臥底調查當天,有一個女生在排隊時因直接將骰子含在嘴里示意,被店家拍到照片發給領隊投訴,并被取消了當天全部工資。

         

         

         

        一名“托兒”在排隊時因直接將骰子含在嘴里示意,被投訴并取消當天全部工資。

         

        此前,媒體也曾爆出多家網紅餐飲店雇人排隊。對此,餐飲業分析師、凌雁管理咨詢首席咨詢師林岳及中國品牌研究院食品飲料行業研究員朱丹蓬在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均指出,雇人排隊在餐飲行業就是個潛規則。“中國餐飲經過多年發展找到自身發展路徑跟經營思維,請人排隊屬于餐飲行業自己造勢的營銷手段。”朱丹蓬說。

         

        律師

        法未明文禁止但涉及道德誠信

         

        什么樣的餐飲品牌會雇人排隊呢?朱丹蓬分析稱,雇人排隊多是網紅餐飲店,這類店的特點是消費群體多為年輕人,出品品類比較新、品牌比較新,缺乏品牌積淀:“通過雇人排隊可以快速積累品牌人氣,對于新開的店、網紅的店,火過之后下滑的店多會采取這種方式。”

         

        “餐飲行業在開張前期,需要制造這種‘虛假繁榮’,因為這是中國消費者的特點所致,從眾心理很多時候是有效的營銷,大家會以為排隊長的店一定就是不錯的店。但過了一段時間后,還是需要靠產品和服務說話,餐飲需要口碑的積累,大家認為好的,才是真的好”。林岳稱:“企業當然也不會承認,所以消費者需要自己去判斷,這種風氣個人認為不會存在太久的。”

         

        廣東華安聯合律師事務所律師江志宏認為,雇人排隊行為在法律及餐飲業沒有相關規定,未明文禁止,“只是涉及到經營道德和誠信方面的問題,對顧客來說,真正的利益沒有侵犯到,排長隊如果喝了一次不滿意的話下次就不來了”。朱丹蓬也補充稱,雇人排隊是雙刃劍,尤其是被消費者知道雇人排隊后對品牌傷害更大,品牌損失很難挽回。

        通過上面的學習,學會了吧,關鍵之處就是要學會融會貫通,在實際日常經營管理中運用新知識,同時我們是重慶火鍋油批發廠家,重慶火鍋油批發,專業從事重慶火鍋油批發和重慶火鍋紅油批發,重慶火鍋牛油批發加工定制,需要就找重慶火鍋油批發廠家進貨吧
        重慶火鍋油廠家小編striver.
         
        重慶火鍋底料廠官網?| 重慶火鍋底料廠博客?| 重慶火鍋油批發廠家?| 重慶火鍋油廠家?| 重慶火鍋紅油批發廠家?| 重慶火鍋牛油批發廠家?| 重慶火鍋清油批發廠家?| 重慶火鍋專用油批發廠家
        性xxxx18免费观看视频_又黄又爽的成人免费视频_丰满的东北熟女大屁股_欧美 大陆 偷拍 精品